潮州征婚网欢迎你的访问!

潮州征婚网

潮州征婚网
潮州征婚网

潮州征婚网 > 婚恋情感 >

乡土散文:老布鞋

来源: 潮州征婚网 时间:2020-06-03 07:51

周末带孩子回父母那里,父亲正在收拾院里的小菜园。孩子们蜂拥而上,抢着去帮姥爷的忙。

我也拿了一把铁锨,帮着父亲松土。穿着皮鞋实在碍事儿,母亲听我抱怨,让我稍等会儿。一会儿,她竟变戏法一样从里屋拿出几双布鞋,居然还做了二女儿的。

算算二十多年没穿布鞋了,也很多年不见母亲做布鞋,我很好奇什么时候母亲又帮我们做了鞋子。母亲把小女儿抱在怀里,给她穿上花布鞋,把手伸到女儿脚后跟试了试,正好不大不小,才算放心地长舒一口气。三岁多的小女儿很好奇,这儿摸摸,那儿瞅瞅,踮着脚尖竟不敢下地了。一向不善言谈的父亲在旁边说,“你娘做的,老二的鞋样是用的你小时候的,你娘有数,正好不大不小。”我忙抱怨说,“娘眼睛不是花了吗,做什么布鞋啊,现在哪有穿布鞋的,超市里什么鞋子买不到。”

父亲不再吱声,拿起镢头使劲儿镢着地。我突然发觉自己说的话可能伤了他们,忙转向小女儿,“潇潇,姥姥帮你做的鞋子好不好?”小女儿脆生生地答道,“姥姥做的当然好了,谢谢姥姥。”我留心看了父母一眼,老两口脸上乐开了花。幸亏老二嘴巴甜,要不然我竟不知怎么收场。

穿上新布鞋,虽然有些挤脚,但干活方便多了。踩在铁锨背上,再坚硬的土地也不怕了。一会儿工夫,不大的菜园就被我们松完土了。母亲说抽空种上豆角和黄瓜,好给我们摘着吃,自家种的菜吃着总是安全放心的。

记得小时候,母亲都是在农闲的时候做布鞋。做布鞋首先得“打袼褙”。去地里采来苦蒿种子,用石磨撵碎,加上水,制成浆糊。用不穿的旧棉布衣服拆成布块,用浆糊一层层粘贴在一起,晒干成布板。然后比着鞋底样切底,包边,再把打好的三层“袼褙”粘在一起,最后再圈底,纳底。纳鞋底都是用搓好的麻线,为了耐磨,鞋底做得很厚,需要先用钉锥钻透,再用带麻线的针穿过,使劲儿用手勒紧,针码还得分布均匀。

纳鞋底都是选择阴历六七月份,立秋后就不能做了,要不然麻线很脆,容易断。夏天中午时间长,母亲帮我在大门底下铺一床凉席,有过堂风吹着,好让我安心睡觉,她就坐在矮凳上开始纳鞋底。手搓的麻线长长的,细细的,被母亲从鞋底穿来穿去,一天的工夫一双鞋底就纳好了。手巧的母亲用五彩的丝线在鞋帮上绣上牡丹花,然后纳上鞋底,一双布鞋就出炉了。

我和妹妹的鞋子,母亲都是用红条绒布做鞋帮,白布圈鞋底,红白映衬,煞是好看。她和父亲的鞋子就没有那么美观了,都是用旧棉布做鞋帮,除了黑色就是灰色。母亲说,颜色深的耐干净,不容易弄脏。其实我知道,那时候条绒布很贵,母亲怎么舍得给她和父亲用。

记得1994年我读高中那会儿,因为穿着布鞋被同学笑话,星期天回家的时候,我就躲在屋里不肯出来吃饭。第二天母亲就去镇上帮我买了一双白色的双星牌运动鞋,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穿过母亲做的布鞋。现在想来,那时的我是多么的不懂事。为了供我读书,家里已经捉襟见肘。而我为了自己的面子,竟用那样的方式和母亲怄气。

母亲帮老公也纳了一双布鞋,他穿上便不舍得再脱掉。因为老公平时穿皮鞋脚臭,布鞋透气,上脚也舒服轻便。母亲常说,“一个女婿半个儿,我哪能不好好招待女婿。”其实我知道母亲的小心思,她觉得对女婿的好,女婿会加倍对她的女儿好。

这些年,随着母亲年龄大了,眼睛花了,精力也大不如从前,加上父母已经没有多少庄稼地,走路少了,鞋子穿得也少了,母亲不再做鞋子。而今,年近七十的母亲又拾起她的针线簸箩,为我们做起了鞋子。

我想,等小女儿长大了,我会告诉她,这双布鞋的故事。那一定是个悠长而充满爱的故事。

审阅:袁南成

作者:李彩霞,山东东营,文学爱好者。

简评:文章主题新颖,情感丰富,以一双布鞋写出了母爱,以及我对父母的感激。

编辑:卜一

头条每日刊发作品优选纸刊《中国乡村》杂志,凡上刊者免费包邮赠送样刊

投稿必须原创首发,投稿邮箱:zxmtth@126.com

声明: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,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

  • 潮州征婚网
热门资讯